夜雨归州.

你好,我是方蓦。
关键词:全职/盗笔/priest/文豪野犬芥吹宰吹chuya吹/恋与许夫人
追星,主吹朱一龙,女神刘诗诗。
一个啥都不会的咸鱼,一个每天都在嚎对象的孤寡单巨锐,一个职业瞎说的闲人,一个不会说话的十八线相声选手,一个国家一级退堂鼓职业演奏者,一个伟大的即兴胡扯艺术家。

tx3523057283,欢迎扩列。

是网页生成+后期改图的果子!!!

嘘,存一篇自戏应该没人管吧💦💦

#首戏#
#煤气果戈里出来丢人了#大概是和费佳的初次见面#
#私设出没#

——呀,这位俄罗斯来的先生,愿意看我这个无趣的小丑变一个拙劣的魔术嘛!

初次见到费佳时他撑着下巴坐在咖啡厅外看着我这滑稽的不速之客,抱着一瓶热巧克力也不说话。既然已经被冠上疯癫的名号自然不会对他意味不明的沉默置予回应——当然,即使他对初次见面的我回以微笑*,那其实也是无伤大雅的事啦!纵然是天使也有表达自己蔑视想法的权利,更何况恶魔呢!小丑的独角戏在巨幕前上演,观众嘛——这位“萍水相逢”的先生终于慢慢悠悠地享受完了他的热饮,开始将目光转向不称职的主角。

“你会变什么呢?”

什么都会呀,小丑可是惯于取乐他人的造物啊!声带震动长串笑声不加掩饰流出,身体分离轻而易举拿下他头上绒帽——还带着体温的事物的柔软手感真的是太好了!恶劣的小丑开着观众的玩笑,被竖起两侧的帽子扣回了他的头上——看吧先生,今天的帽子与兔子环节是否足够有趣呢!

于是顶着“兔子耳朵”的先生向我说出了他的名字。
“喔,那是演员的失误啊!太抱歉了呢费佳!”
双手穿过虚空替他把恶作剧的产物复原,避开生分的“费奥多尔”故作亲昵称呼他的名字。
是神的礼物吗*?这种话题应该交于神父来探讨吧!应该是恶魔的造物喔。费奥多尔。

*俄罗斯习俗,对陌生人露出笑容代表轻蔑与讽刺。
*费奥多尔,即神的礼物。

(说点废话,我觉得我的lof越来越杂了,又是废话又是字又是垃圾鱼场的,我可能真的是个杂居怪了。是不是再跳坑就要掉fo了啊。我到底有多久没写过全职了啊。)
  

【黑遍全联盟】【叶喻黄友情向】听说三人行必有电灯泡焉

  

  听说三人行必有电灯泡焉

  (又名叶喻黄三个人走在街上谁都觉得自己是电灯泡)

  ※叶喻黄友情向。叶喻黄皆无恋爱关系设定。

  ※梗见又名。

  ▆▇█▇▆▅▄▃开始▃▄▅▆▇█▇▆

  喻文州现在很累。

  这是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每一步对他来说都是无比的艰难,像是小美人鱼上了岸,行走都成了一个艰难的动作,剜得他心里苦。

  但童话故事的本质是爱情故事,他疼归他疼,恋爱总有人。背景是七月苏黎世的艳阳天,十米开外是很有粉红泡泡气氛的苏黎世恋爱圣地。他内心里闪过千万个适合眼下境地的剧本,类似小美人鱼救王子上岸时边上的狗仔记者,睡美人和王子接吻时隔壁的浇花老王,白雪公主和王子啪啪啪时门外的七个小矮人,偷拍某樱和某狼谈恋爱的紫色长发小女孩,以及现在一左一右站在他两边的叶修黄少天和一个他。

  我就是一只鱼,你们为什么要给我设置一个这样的剧本!

  喻文州先生这么在内心哀嚎着,左右两人的恍若无意地向他瞟来的一眼在他心里卷起一阵惊涛骇浪。国家队长面上不动声色往后落下一步,状似不经意低头看手机内心默念三遍妈妈告诉我打扰别人谈恋爱不大礼貌,再抬首时挂着一如既往友善亲和的微笑真诚开口。

  “前面听说是当地有名的恋爱圣地,不过刚想起来队里还有点事,叶队少天你们接着玩吧,我先回去了。”

=============

  果然,就知道今天不应该跟出来的。

  叶修头疼的想着,懊悔今天上午答应苏沐橙帮她出门代购还好死不死搭上蓝雨这对基佬同行的决定。刚才看着喻文州黄少天一路没说话就隐隐有些不安,谁不知道这对可是出了名的gay,居然还来做三人行的电灯泡,可真是失策了。想起刚刚喻文州纠结的表情内心的负罪感更甚两分,宁拆十座蓝雨庙,不毁一桩喻黄婚,这种事他居然都做得出来,简直是丧心病狂。

  第一次拥有了良知的叶修先生在心里强烈谴责自己今天的电灯泡行为,一面为自己思考对策。喻文州这个人心脏着,情绪都不外露的,指望他抢亲跑路自己成功脱身简直是不亚于UFO造访地球带走自己的世界第二大不可能事件。现下三个人一个黄少天还乐乐呵呵到处闲逛,喻文州明摆着就是东亚醋王同人喻总上身,而自己呢,就是他们爱情间的炮灰啊。

  太惨了,这日子没法过了。

  先在内心同情了自己两遍的叶修整个人越发颓废,配上时差没倒过来的俩黑眼圈这个气质像是随时都能上镜“我好悲伤我在雨里拉肖邦”系列表情包。他在内心计量了两转终于下定了决心,一错再错不可取,装傻充楞更加要完,不如……凑对鸳鸯?

  “你们蓝雨队里有事我也就不拖着你家王牌了,赶紧带着少天回去吧。”
  
===============

  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

  黄少天选手此时的内心是崩溃的。

  什么叫你家王牌啊叶修你和队长两人的事拽上我干什么!!我天哪队长现在的表情好尴尬好可怕叶修这个气压也太低了吧!早知道今天就不应该拖着队长出来的,找不到翻译拉个张新杰肖时钦什么实在不行张佳乐都ok的啊我干什么要破坏队长和叶修的二人世界啊!!!是我的锅我不应该不重视微博上小姑娘说的什么叶喻叶喻耶的,现在拆了队长和叶修才知道这一切有多可怕!完了完了队长回去会不会因私废公不帮我藏零食叶修会不会给我加领队任务啊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出来这一趟什么都完了!

  黄少天不愧是黄少天,联盟剑圣小甜心可不是盖的,内心爆字数要是堆给写手都能冲破xx写作小黑屋的心理活动愣是没影响他脸上分毫笑容。开朗而不失崩溃的笑容充分表达了他此刻内心的mmp。甚至超越了七月的流火在他心里点起了一首歌。

  “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我想回宿舍脱离这苦海里来。”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有的人活着他就skr魔鬼。

  而黄少天身边就站着两个魔人。

  叶修的黑眼圈在他眼前闪过,喻文州看着手机抬头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在他脑中浮现。前面恋爱圣地诡异的光照得他眼底生泪,舞台中间哈姆雷特徘徊着,徘徊着,黄少天就这么笑着,笑着。

  To be or not to be,that's a question.

  逼你个头,甘霖娘的!

  黄少天终于下定了决心,他抬起头以一个真诚的恍若方锐再版的眼神看着两个人,眨着的眼睛尽力想要冲破凝滞的空气营造出月朗星稀一闪一闪亮晶晶的错觉。他就这样拉着两个人的手,状似无意得做出了今天影响他们三个人一生的壮举,迈出了升华他们革命友谊的第一步——

  +†+――+†+――+†+――

  

  

  

  

  

  

  

  “我,黄少天!”

  “我,叶修。”

  “我,喻文州。”

   “皇天在上,厚土在下,我三人今日在此结拜为兄弟,并起誓兄弟三人有本共打,有怪同刷,坦诚以对,肝胆相照。望广大网友慈悲为怀,普渡众生,为我三人的兄弟情正名!从此共享福,共患难,不内部消化,不弯成蚊香,为中国队在世界夺冠共添一力!”

  

  

  

  +†+――+†+――+†+――

  一个后续。

  “???敢情你俩没在一起??”

  “怎么可能?本剑圣可是妥妥一直男好吗怎么可能搞gay我还要给可爱小姑娘买aj给他随便踩呢!!叶修你脑子里都是些什么玩意??”

  “少天,安静一点,不要吵到我远程相亲了。”

  “你们喻队真惨,续1s。”

  “没办法,谁让他这么久还没追到初中女神。”

再存一个梗。

想尝试一种新写法,短篇,听歌的时候想出来的。题目应该叫处处吻,太芥的。大概是一个瞬间的故事。是太芥做爱前龙之介视角的回忆。开头一句话是“第一个吻会落在何处。”然后开始以各个部位引出一个个太芥片段。列如“也许是伤口。”然后讲一段太芥暧昧的往事,和任务血液和伤口有关。然后以龙之介的一个个幻想的位置写一个个片段,最后片段们一个个结束。回到现实视角。龙之介仍然在等待来自他先生的第一个吻。
最后一句大概是“然后,他的先生珍重的俯下身印上他的唇,将他的所有幻想一吻封缄。”

存个梗,可能这两个月都不会写。

一个中芥车的前奏,只是个片段,是黑手党里太宰走了中也教芥芥体术。一个不小心芥芥的匕首就贴了上来把中也推在墙角,很冷淡的说“中也先生,我已经近了您身了。”然后中也超级狂拽炫的一勾唇,特别帅的把芥川反推在地上夺了芥川的匕首压在掌下垫着芥川的头防止他磕到,另一只手撑着地面压在芥川身上。紧接着附身吻了下来。

“近身?先让我进来一下。”

想搞一个太芥性转的脑洞。

“我想看她们在学院天台上接吻,对情感天生迟钝的少女半是被动地接受来自她神明的恩赐。从黑暗里走出来的女孩不知道什么是爱,鸢色眼瞳的神向她展示盗来的禁果,她不懂拒绝亦不会拒绝,便心甘情愿的堕入深渊。她们在夏祭的烟火下漫步,她们在夜幕下拥抱。她的神有孩童般的天真,会兴致勃勃的用纸网为她捞起一只黑色的金鱼。笑嘻嘻起身低头咬过她手里的苹果糖再同她交换一个看似甜腻的吻——她们都知道她的喉咙接受不了甜食。但那又如何,神领着她走进静心编制的梦——亦或是网。她不知所措地试图回应,笨拙的学着发声,学着去爱。神明俯下身,以一个意味不明的吻将一切封缄。她却不懂,亦无法起身,眸光随着神的远去而涣散。
神爱世人,但那人本就不是神。她是恶魔,是引诱夏娃摘下禁果的蛇。挟着少女走入地狱,将蛛丝系在她手里,自己孤身步入无间。”

是这两天练习的红叶姐姐!
我真的好喜欢大姐啊1555551她怎么这么迷人!